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 > 华语乐坛群星暗淡时内容

华语乐坛群星暗淡时

2019-10-09 00:26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在知乎上,有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会对华语乐坛感到失望?底下的回复将近9000条。

私以为,前几日“坤伦对决”之时便是。

7月22日零点,周杰伦的影响力定格在“1.1亿”,以超过第二名蔡徐坤将近一倍的数据刷新了微博的超话记录。这场胜利轻而易举戳破了流量明星的泡沫,而更本质地,它是主流群体对流量造星、小鲜肉霸占华语乐坛的一次强烈反弹。

只是,当周杰伦的粉丝不得不遵循和适应流量明星的竞争规则去发声和示威,尽管“降维”绝杀的感觉爽到爆棚,可退散过后,仍不免觉得悲凉。流量明星在娱乐圈的地位会因此受到冲击吗?不会;粉丝经济的商业模式会就此改变吗?也不会;华语乐坛会因为这场微博舆论场的对决而复苏吗?更加不会。

遥想当年,华语乐坛群星璀璨,如今正是暗淡时。

缅怀一个时代

1982年还在做实习医生的罗大佑创作完一系列作品,开始自己录制,他拿着样带前前后后找了好几家唱片公司,但都被拒绝,只有滚石愿意“赌一把”。结果《之乎者也》一经发布,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投入当时的音乐市场,掀起了台湾乐坛史上的一场黑色风暴。

其中送给张艾嘉的《童年》,在1986年被成方圆带入内地,广为传唱,而另一首《光阴的故事》成了陈可辛在《中国合伙人》中对青春的怀念。

罗大佑一跃成为台湾年轻人的精神偶像,但受困于台湾当局,他不得不远走美国。这个时候,原来在罗大佑身边还是小透明的李宗盛,在张艾嘉的力荐下崭露头角。1989年,李宗盛为陈淑桦推出《跟你说听你说》,把台湾唱片业推进到工业时代,他成为90年代台湾乐坛流行音乐的第一推手。

除了《爱的代价》《真心英雄》等歌曲,大众所熟悉的可能更多是他培养的新一代流行歌手,如林忆莲、周华健、许茹芸、莫文蔚、梁静茹、张信哲等等。

这时,在纽约待了4年的罗大佑也回来了,属于他们的时代才刚刚开始。不过当时他首先选择转战香港,而这时候的香港乐坛已经进入谭张争霸结束的前奏曲。

80年代中期,整个香港音乐因谭咏麟和张国荣的崛起而星光熠熠,但两家粉丝的争锋相对令交情不错的谭张备受困扰。这一矛盾爆发在1987年的年度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上,谭咏麟宣布从此不再参加任何音乐歌曲比赛的节目,两年后,张国荣也遗憾暂别歌坛。

天王天后纷纷交出权杖,香港乐坛在90年代初期瞬间失语,但很快空缺便被新四大天王填补。1992年,香港当时发行量最大的《东方日报》用佛教中的四大天王“册封”刘德华、张学友、黎明和郭富城四人,至此,四大天王诞生,垄断了香港乃至整个华语乐坛近10年。

而且香港音乐人的影响力不再囿于港台地区,而是进入内地,推动我国娱乐产业进入一个巨星云集的时代。这是属于80后的青春:金庸武侠和四大天王。

时间滚动到1997年香港回归,四大天王和香港群星在人民大会堂同台演唱,内地人一睹真人风采,阔别乐坛多年的张国荣也在这一年重返演出,门票被一抢而空。与此同时,一位18岁的少年首次演唱了自己写的歌曲,几年后华语乐坛进入最后的黄金十年,他则成为唱片时代最后一位天王巨星,他就是周杰伦。

华语乐坛风风雨雨数十年,有太多的人创造经典、写尽沧桑,他们不是现在流量时代转瞬即逝的流星,而是如同恒星般留在一代人的记忆里。

华语乐坛的空白和断层

我们通常认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罗大佑让流行歌曲不再局限于小情小爱,张学友创造出亚洲流行歌曲的新纪录,黄家驹关注社会、民族国家的原创音乐拉升了香港乐坛的格调,而周杰伦以极富争议性的唱歌形式,引领了当下年轻人的时尚潮流,这是华语乐坛更加大众化、通俗化的一个节点。

但如今时代向前,音乐行业的成就和价值却急剧缩减,我们无法找到一首流行歌曲发人深省地拷问人的神经,又或抛开沉重、深刻的内容,充满自由地满足听者的感知,也再没有一个音乐人能驱动整个时代。

现在,一个流量明星可以不靠作品冲顶排行榜第一,一个歌手曲曲抄袭、矢口否认,她的歌还能流连各大榜单。

这是华语音乐的断层,而这种断层很大程度上映射了音乐传承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