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节目的“恶意”

时间:2019-04-03 18:08       来源: 网络整理

中国节目的“恶意”

中国的综艺节目发展史上,有一类节目经久不衰,它在不同时期流行的节目形态下都会迸发出新的生机与强大的关注度,这类节目就是“婚恋节目”,而我们又响应时代语言,称这类节目为“催婚节目”。

中国节目的“恶意”


《我家那闺女》中几位爸爸似乎说出了大部分催婚父母的心声
上周,大型女明星催婚节目《我家那闺女》在3月23日迎来了收官。这档聚焦中国亲情观察的节目,据公开资料显示,在首播当日便拿下收视全网第一,重播时段双网第一,13大热搜,其中有4个在当天不同时段登上微博热搜榜第一位。
在播出期间,吴昕泪洒节目的一期,不仅登顶微博热搜,也成功将不少观众的关注点由喜剧类、选秀类节目转向事业型大龄未婚女青年的情感问题。这与曾经的《我家那小子》几乎如出一辙,大龄单身青年的情感问题,相比节目本身的亲情而言,似乎更被观众所“喜闻乐见”。
由此衍生出的“催婚”热议,作为逢年过节亲戚邻里间永恒的话题,虽然被称作单身青年最大的压力来源,却也作为一种具有中国传统风格的“元素”,常被运用到各类节目中。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年中国的“催婚”节目都经历了些什么?


“催婚”进化史:
棚内与棚外交叉,
素人与明星交叉,
观察互动与真人秀交叉
说起催婚综艺的始祖,应该是1988年山西电视台推出的《电视红娘》。随后的1996年,台湾一档相亲节目《非常男女》引入大陆,逐渐引发了婚恋节目在大陆综艺市场的繁荣。两年后,1998年7月开播的《玫瑰之约》,以9位男嘉宾向1位女主角发起追求进攻的约会形式,使婚恋节目在大陆进一步成熟起来。而《玫瑰之约》的出现,也可以说是一次由相亲节目向真人秀的一次转型。这类包含了婚恋元素的综艺,其节目形式也由征婚走向速配。直到2005年,持续了7年的《玫瑰之约》收官。
2010年,又一档新形式的催婚综艺《非诚勿扰》在江苏卫视上线。节目由24位单身女生以亮灭灯的方式决定男嘉宾的去留,此外还引入情感嘉宾担任点评。该节目播出后,有关两性情感类的话题以及与节目中“真实”展现出的当代年轻人婚恋价值观等,一度引起观众热议。《非诚勿扰》也因此收视节节攀升,甚至曾超越湖南卫视的王牌节目《快乐大本营》。

中国节目的“恶意”


《非诚勿扰》主持人孟非
《非诚勿扰》这档包含婚恋元素的综艺成为爆款后,不少此类型的节目相继出现,形式上也开始有了一定的创新。如《中国式相亲》,改变了以往婚恋节目“男女互选+对话交锋”的形式,将父母加入进去。然而,虽然该节目凭借“父母帮子女相亲”的强话题性曾一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但“毁三观”的吐槽也随着节目逐渐增多。
《爱情找对门》则引入了大数据分析,从男女双方的消费习惯、兴趣爱好、价值观等多个方面进行分析,进而帮助选择约会对象。
虽然各类节目层出不穷,各家节目虽有一些不同,但这些节目的本质仍是主打婚恋的节目,在整体模式上仍缺乏创新,多个同种类节目纷纷出现而导致同质化现象愈发严重,这时人们发现,似乎这样主打“素人情感”的婚恋节目走入了瓶颈期。
这时,即便是收视平平也没有让制作方放弃这个类型的内容市场,反而促使制作方或通过自我创新,或通过版权引进等方式,开发新的节目。于是,明星假想恋爱类真人秀开始登上荧屏。
如2015年的《我们相爱吧》,不仅是第一个明星参与的节目,也让包含婚恋元素的综艺第一次由棚内走向室外,转为明星+实境恋爱的模式。
类似的还有《如果爱》等。明星比之素人,自带的高颜值与高人气,配上节目中各处优美的场景,后期技术性剪辑等,为观众营造了一个浪漫的婚恋场景,也因此诞生了如崔始源刘雯的“石榴夫妇”,余文乐周冬雨的“宇宙CP”等话题“恋人”。这类节目让观众在耳目一新的同时,因明星自带的娱乐话题以及大多数年轻观众喜欢看到的有关“爱情”的互动,都让此类节目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人们讨论的热点。

中国节目的“恶意”


《我们相爱吧》中的“石榴夫妇”
再到如今的《我家那小子》《我家那闺女》等,则是以亲情观察为主,话题中加入情感的碰撞,使包含婚恋元素的综艺,而另外更有视频网站上话题量不小的《心动的信号》这一类,明星棚内观察素人恋爱选择真人,这些使得中国的“催婚类”节目迈入一个新的阶段。
包含着婚恋元素的综艺出现在中国的荧屏上已超过30个年头,9102年了仍在综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且依然受到不少人追捧。那么,为什么这类综艺,能够征服各年龄段人群,成为经久不衰的存在呢?